江西地礦資源公司伊朗夏拉夫阿巴德金礦投産紀實

2018年01月17日         中國有色金屬報

2017年10月29日,位于伊朗庫赫塞漢特高原的夏拉夫阿巴德金礦選礦廠,人頭攢動、機聲隆隆、禮花飛濺、爆竹震天,隆重的竣工典禮在此舉行,江西省地礦局黨委書記、局長苗壯欣然剪彩,親手為選礦設備啟動電源。

自2017年8月試投産,日處理礦石300多噸,日産黃金1.2公斤,至11月中旬,已生産金精礦700多噸,預計年創造産值1.5億元。這家由江西地礦人建設的礦山,是迄今伊朗礦企中唯一一家生産金精礦的企業,創造了伊朗礦業界的“四個第一”:在一年時間内破土動工并實現投入生産;第一家在伊朗由中國人完全控股的礦山企業;伊朗唯一一家采用無氰環保選礦工藝的金礦;選礦廠全套設備全部來自國内,運抵時争取到免除關稅。

真金是怎樣煉成的?奇迹是如何創造的?帶着這個問題,日前,筆者走進了江西省地礦局資源公司。

尋夢波斯砥砺行

萬米高空,飛機像是回到白雲的故鄉,淩空展翅的機翼下面,是張骞出使西域、成吉思汗留下足迹的那片神奇土地。

董炳輝,這位皮膚黝黑的漢子,神态果敢剛毅,目光炯炯有神。他沒有忘記,1999年10月26日,正是自己37歲生日,來不及與家人一起慶生,作為一名江西地礦人就受命踏上飛往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的航班。

隻身一人行走在異國他鄉,語言不通,周圍全是陌生的面孔。暫住出租房裡,關上門,孤寂會從四面八方湧來。生活習慣不同,出門很難找到可口的食物。

這些都難不倒先行者“走出去”的步伐。腳一落地,董炳輝就急奔目的地。他發揮自身專業特長,僅用5天時間就從礦石中成功提煉出純金,伊朗地質調查局當即決定和江西地礦局合作,開展伊朗内薩布爾阿德格希金礦勘查開發項目。

2005年7月,江西地礦局資源公司總經理吳俊華率團訪問伊朗地質調查局,原計劃伊方并未安排考察夏拉夫阿巴德金礦,吳俊華和董炳輝通過對一份礦區地質資料的分析,敏銳捕捉到含金量很高的礦藏信息,馬上力促安排項目考察。現場考察後,吳俊華打定主意,要董炳輝在伊朗東阿塞拜疆省闖出一條國外開礦的路子。

習慣了慢節奏工作和生活的伊朗人,一件在國内看似簡單的申報,批文往往要遊走在多個部門。期間,隻認識26個英文字母的董炳輝,就靜下心來刻苦學習英語和伊朗法律法規,每天堅持到深夜。通過多年不懈的努力,日常工作、談判、起草合同,都不用請翻譯,他已全面熟悉掌握與礦業有關的法律法規,為推動項目進程打下了堅實基礎。

2012年8月12日,夏拉夫阿巴德金礦區域附近發生6.3級地震,大批房屋倒塌,死亡1000多人。當時董炳輝正好在離該地不遠的大不裡士市,他第一時間租車前往金礦區,由于道路阻塞,他不顧危險,步行前往夏拉夫阿巴德金礦,查看災情,慰問駐守員工,安排搶險救災,确保公司利益不受損失。

2015年8月,董炳輝80多歲的老父親因冠心病、腦溢血住進了醫院。禍不單行,母親突然昏厥,幾乎同時住進了醫院。當時,正是辦理夏拉夫阿巴德金礦采礦證再延續5年的關鍵時期,得知消息的董炳輝分身無術,隻好讓哥哥妹妹多辛苦,最終得到兄妹的理解和支持。

2015年12月,資源公司協同山東鑫海設備廠設計專家要到礦區現場确定選廠及尾砂壩位置。高山地區天氣驟變,氣溫下降到零下10多度,積雪達30~40公分,大雪封山,怎麼辦?是進還是退,董炳輝沒有退縮,率領大家冒着嚴寒步行前往礦區,待到礦區時,腳底磨出血泡,頭發和眉毛都染成了雪色……

從拿到這個礦的探礦權到選礦廠投入生産,整整10年光陰,董炳輝兩鬂已泛起白霜。他說,我們之所以能堅守下來,江西地礦局黨委的支持,資源公司的決策,全局幹部職工的期盼,國家巨額的國外風險勘查資金投入,給了我們強大的信心支撐和力量源泉。

面壁十年圖破壁

“伊朗是國内涉礦企業的一塊盲區,商貿理念的差異、當地政策的多變以及不确定性為項目帶來了巨大風險。”吳俊華談起國外開礦的曆程不禁感慨萬端。

2006年10月,伊朗金開旺公司取得了該金礦探礦權,面積為40平方公裡。地質勘查成果顯示,控制礦體長度600米,礦體厚度3.2米,全區平均品位6.87克/噸,提交儲量2.98噸,并經伊朗國家最高儲量委員會評審通過,該項目獲得了伊朗國家找礦一等獎,2006年年底取得采礦證。2007年和2010年夏拉夫阿巴德金礦項目,獲得中央國外風險勘查基金及省财政配套資金710萬元,是江西省第一個獲得該基金支持的項目。

由于早期伊朗允許外資控股,并且辦理采礦各項手續非常複雜,困難重重,金開旺公司股東伊朗特卡多公司和江西地礦局伊達礦業有限公司股份相近,各占50%,雙方在經營理念和資金存在巨大差異,在伊達公司沒有控股權的情況下,利益無法得到保障,項目停滞了近5年。

面對重重困難,吳俊華要求公司在伊人員,在保證伊達公司利益的前提下,堅定信心,做好長期鬥争準備。2013年出現了巨大轉機,最終特卡多公司無奈出讓了全部股份給伊朗裔加拿大人塔巴旭等,經過艱苦談判伊達公司在金開旺公司占有股份比例為72%,具有絕對控股權。

接手項目後,我方以情感人,以利惠人,民心相通,與周邊村民和諧共處,在礦區征地、供水供電線路、青苗及樹木賠償方面都得到了當地村民的大力支持,再沒有出現影響工程建設進度的事件。

在伊朗開展項目,稅務、保險及勞工糾紛最容易出問題,有的中資企業因此血本無歸。為避免此類事件發生,伊達公司通過招聘方式,聘請有豐富經驗的會計師,同時聘請熟悉伊朗法律和企業财務制度的經濟、刑事、勞工專業的律師擔任公司的法律顧問,幫助規範處理涉及稅務、保險和勞工方面的問題。

2016年3~4月是公司最困難的時候。原先與伊達公司合作的國内兩家民營公司紛紛要求退股,退股就意味着一下撤資2800多萬元,對于急需資金上馬建廠的夏拉夫阿巴德金礦來說,可謂雪上加霜。

那些日子,吳俊華夜不能寐、憂心忡忡。怎麼辦?有困難找組織。他打電話給江西地礦局黨委書記、局長苗壯,訴說了資源公司面臨的困境。苗壯了解情況後,與班子成員商讨對策,大家認識到,“一帶一路”是一項具有文化底蘊的國際倡議,策應“一帶一路”倡議,江西地礦必須拿出實際行動來。很快,1000萬元的扶持金讓夏拉夫阿巴德見到曙光,局屬幾家有實力的單位鼎力相助,3000萬元借款也很快到賬,這讓步入困境的金礦迎來轉機。

誰持彩練當空舞

巍巍的薩維蘭山和薩巴蘭山,綿延起伏,山舞銀蛇,白雪皚皚,夏拉夫阿巴德金礦選礦廠建設工地一片繁忙的景象。焊花飛濺,機聲隆隆,吊機伸出長長的臂膀,正澆築一排排鋼筋紮成的鐵籬。

就在選礦廠開建中,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難題又擺在了開拓者面前。按照伊朗現行的環保法案,有一條規定,選礦廠必須遠離村莊1.5公裡,這是一條不能觸碰的紅線。恰恰,選礦廠所處範圍離周邊3個村莊的距離,無論如何也達不到這一條要求。之前,公司并不清楚有這一條規定。而是在辦理環評報告時才了解到。若選礦廠因此不能投産,意味着前期的投入都打了水漂。情況很嚴峻,怎麼辦?好在礦區所屬的東阿賽拜疆省是自治省,有一定的自治權限,但要獲得環評許可必須召開省長辦公會。

為了推動會議召開,他們求助瓦爾紮甘市市長和國會議員幫忙做工作,列舉公司良好的社區關系,是如何解決當地百姓就業的,是如何做好環保工作的等等。經過多方努力,10月召開了省長的8号會議,與會的所有部門領導全票通過,問題迎刃而解,夏拉夫阿巴德金礦作為一個特例準予投産。緊接着,選礦廠開工許可、礦區土地征用、尾礦庫占用河道租賃、打井許可、工業用電許可、天然氣使用許可、進出口貿易卡、深部探礦申請等手續,全部辦妥,一路綠燈。

2016年的8月29日注定是一個非同凡響的日子,由資源公司控股的伊朗金開旺礦業有限公司夏拉夫阿巴德金礦舉行隆重的開工典禮,籌備多年的選礦廠基建工程進入全面實施階段,江西地礦人用一腔熱血,譜寫出現代絲路上的傳奇。

如今,當地政府和礦管部門積極尋求與中方的合作,向公司推薦,願意再拿出1500公裡的地域幫助資源公司辦理探礦權,并開設綠色通道。

風正揚帆正當時,砥砺奮進譜華章。這群來自贛鄱大地的江西地礦人,用行動踐行“一帶一路”倡議,讓一曲響亮的江西地礦之歌回蕩在庫赫塞漢特高原。

編輯:Ike Cheung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3-2018     www.theGlobalMin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環球礦業網所載文章、觀點和數據僅供參考,使用前務請仔細閱讀本網之法律聲明,風險自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