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正望

鐘正望


鐘正望先生早年曾經曆多年的軍旅生涯,在中國國防科技大學控制工程專業獲得碩士學位。他擁有豐富的礦山生産管理經驗,擅長礦山生産管理、礦山土建工程設計、施工、管理等工作。2004年,鐘正望先生來到墨西哥,開始涉足礦業。2008年創建鐘聯礦産資源有限公司,任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2011年,作為聯合創始人,創立了中建礦業有限公司;緊接着2012年又創建了中國礦業有限公司。

十載海外找礦 深耕“白銀之國”墨西哥

2015年03月16日         環球礦業網

【環球礦業網多倫多報道】墨西哥礦産資源非常豐富,目前已發現的礦種在50種以上。墨西哥被稱為“白銀之國”,其銀礦儲量約占世界總儲量的15.3%,居世界第二位。墨西哥的銀礦資源分布廣、品位高,在國際礦業市場上有相當的影響力。

中國和墨西哥同為世界重要的礦産資源和礦業國家,礦業投資經貿關系密切,合作互補性強,然而中國企業近年在墨西哥找礦卻鮮有斬獲。

鐘正望先生領銜的中國礦業有限公司在墨西哥耕耘多年,擁有一批大規模、高品位礦山,目前正在策劃企業重組,吸引更多的投資者進入,分享公司高速發展的成果。

2015年3月7日,《環球礦業網》記者在風和日麗的墨西哥城采訪了鐘正望先生,請他與我們分享了對墨西哥礦業投資前景的看法。

《環球礦業網》:鐘總您好!首先能否請您談談這10年間,您在墨西哥找礦的經驗和收獲,在礦業開發和開采方面,墨西哥最吸引您的地方是什麼?

鐘正望:我來墨西哥已經超過十年了,在這十年當中我感覺到在墨西哥,礦業投資領域有很大機遇。我在墨西哥已經融入了當地的礦業圈子,也曾赴南美和亞洲的一些國家考察。當時之所以選定墨西哥,是因為墨西哥有它的獨特性。一方面,墨西哥的礦業法律和制度來說比較穩定。墨西哥的法律政策是跟随美國和加拿大制定的,比較完善。在這裡礦權不歸國家所有,而是在民間、在個人手中。另一方面,墨西哥在拉美國家中屬于礦産資源相對富。我認為墨西哥的礦業市場有很大的前途和機遇,這是我留在墨西哥投入礦權礦産開發的原因。

《環球礦業網》:在這10年中,有沒有一些讓您特别心動的故事和發現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包括礦山的成礦條件和品位方面的具體案例?

鐘正望:對于墨西哥的礦業開發前景,外來人可謂見仁見智。我個人認為,單就鐵礦而言,墨西哥的鐵礦品位算是比較高的。我們的礦山有幾船鐵礦賣回國内,在這邊做的SGS化驗品位大于60%,到國内做能達到67%。因此,墨西哥的礦從品質上來說還是不錯的。另外,我們公司在塔毛利帕斯州(Tamaulipas)的銀鉛鋅礦讓我很心動。因為我在墨西哥境内通過各種途徑去過很多銀礦山,但當我聽取完介紹并親自前往取樣時,我被老巷硐礦脈上閃閃發光的景象深深的吸引了。然後我就在這個礦上投入了很大的精力,花了幾年的時間與礦主交涉,在經曆了三次登報公示之後才将礦權過戶到公司名下。

我們之所以花這麼大的精力,就是因為這個礦山的品質确實優秀。化驗報告顯示,所采樣品每噸礦石包含銀金屬成分超過30千克,鉛的品位将近80%,鋅品位大于10%。這樣的礦山在墨西哥算是很不錯的。我曾和墨西哥國家地質局局長提及這個礦,問他墨西哥的礦山的品位有多高,如果有這麼高的品位的銀鉛鋅礦怎麼樣。他認為這樣的銀鉛鋅礦是非常優質的項目,非常有前途。他表示在墨西哥能找到這樣的礦山是很難得的,能找到這種品質的礦山是你們的榮幸。 我來到這裡十年了,在海外能找到這麼優質資源也确實是我的榮幸,也是我們公司發展的良機。

《環球礦業網》:對于這個銀礦,其他地質和采礦專家是如何評論的?

鐘正望:國内和墨西哥來這個銀鉛鋅礦考察的專家一共有六批,其中不乏各種權威人士和專家。他們共同認定該礦為斷層斷裂熱液充填型礦山。從成礦條件和成礦原理方面來講是非常好的。另外他們可以确定的是,上層的礦石品位很高,深部礦石品位将會更高。所以對于礦山來講深部發掘會有更大的權益。因此公司對于該礦有很大的信心。

《環球礦業網》:政策法規對礦業投資至關重要。從您的體會看,如何看待墨西哥的礦業法律?

鐘正望:關于墨西哥的礦業法規,根據我個人來了這麼多年的體會,我認為整個環境還是很不錯的。法律方面,墨西哥原來勘探權和采礦權是分開的,規定是六年。四年前墨西哥修改了新的礦業法,新的礦業法規定勘探權和采礦權合二為一,就是變為了礦權證,期限是五十年。礦權證隻要求你每年交礦權稅,礦權稅是按照面積計算的,就是按公頃收費。每年分兩次遞交,從第一年到第十一年每年遞增。到了十一年以後,一直到第五十年,費用是相對固定的。這樣在礦業稅方面墨西哥的制度是比較固定的,沒有其他的費用。

我們繳納了這個礦業稅以後,在墨西哥就是合法的納稅人,就可以擁有很多權利,因為納稅人申請礦權許可,會給予一些優惠政策,納稅人的權利都是比較重要的,納稅人的地位也是比較高的,所以對于墨西哥的法律體制從礦業投資的角度來說我認為是比較好的。

《環球礦業網》:您在墨西哥積累了一批優質礦權,現在準備拿一個銅钼礦和上述的銀鉛礦來和别的投資者合作。能否介紹一下這兩個礦的基本情況?

鐘正望:我在墨西哥的中國礦業公司在當地有兩個礦,一個是銅钼多金屬礦和一個銀鉛鋅礦。銅钼多金屬礦在錫那羅亞州(Sinaloa),距港口有58公裡,這個礦面積一共11.7平方公裡。它是一個斑岩型的銅礦,公司對其中的1平方公裡進行了勘探并獲得了加拿大的NI43-101報告。從這1平方公裡來看,品位還是比較好的,銅金屬有5萬多噸,如果照此推算,整個礦山的銅金屬量可以達到60萬噸,屬于比較大型的銅礦。斑岩型銅礦的品位是不一樣的,按照常規斑岩型銅礦的品位都在1%左右,但是這個礦從項目采樣來看露天礦石的品位還是比較好的。

北京的一個地質專家到這裡來取樣得出的銅礦品位是12%,現在在礦區周圍也在少量的開采,開采的品位也在6%到7%左右,以上是銅礦已經探明的基本情況。在資源量确定以後,項目将進入到開采準備階段。雖然達到開采級别需要一定的資金投入,但一旦資源量得以确定,該礦的價值是非常大的,估值就可以在目前這個投資基礎上翻幾十倍,這個潛力是非常大的。

銀鉛鋅礦在塔毛利帕斯州,這個礦的品位在墨西哥乃至拉美的整個行業内都是最高的銀礦之一,這個礦現在有平行巷硐和豎井,已開采300多噸銀,賣給墨西哥萊昂一家選銀廠。下一步公司計劃根據該礦的情況做一個激電法探礦,探明他的深度和礦的連續性。這個結果出來以後,對我們公司的發展和下一步的開采将是更加有力的保證。

《環球礦業網》:中國國企和民企海外找礦的觸角早已伸到中美洲地區,他們在墨西哥礦業投資方面的現狀如何?

鐘正望:在中國企業來墨西哥從事礦山礦産行業的人群中,前幾年在鐵礦石領域大多是做貿易,擁有自己礦山進行開采并申請許可證的人并不多。就目前來說,有中國背景并拿到許可證的公司也就是三家,包括我們中國礦業公司。從2010年至今我們公司每年都拿到了出口批文。

許多民營企業到這裡感覺很難發展,我認為原因是他們沒有長期投資并開采利用資源的理念。大多數人都是進行短期的投資,都是做貿易,按照傳統的中國人的方式花錢來處理問題,然後就離開這裡了。我認為,想在墨西哥長期投資、生根發芽就一定要遵守當地的法律法規。按照礦山來說,不論是勘探還是開采,首先要把環評和土地置換等事項按照墨西哥法律的要求去完成。我認為在墨西哥,關于環境評估和礦山開采的制度在礦業行業裡相對還是比較寬松的。這些文件還是較容易獲得的,做環評還是相對容易的。這對于開礦人來說是有非常大的吸引力的。對于我們公司和其他準備來墨西哥開礦的中國人,隻要是遵守當地法律,在你擁有礦山以後按照墨西哥的法律要求去操作,你的公司便可以正常運營,并獲得可喜的回報。

《環球礦業網》:我們剛才談的都是墨西哥有優勢的方面。但是,這10年來您可能也有一些教訓。從您的角度看,新的投資人來這裡投資,應該注意哪些方面的問題?

鐘正望:我來了墨西哥十年,也有一些自己的體會。沒來之前,都聽說墨西哥治安比較亂,在美墨邊境比較危險。我來了以後,經過了長期的生活,我了解到墨西哥有它危險的一面,也有安全的一面。危險在哪個領域呢?就是販毒。販毒這個領域,我們作為外國人,作為中國人,自己堅決不參與毒品的買賣。毒品很多都是銷往美國,不去同販毒分子打交道,你就不存在什麼危險。所謂安全的一面就是:墨西哥人還是比較淳樸的;再一個他們也懂法,遵循法律法規,任何問題都能夠得到很好的處理。來這裡投資的中國企業若按照當地的法律法規辦事,不會遇到什麼麻煩。

不利的一個方面就是語言,墨西哥是講西班牙語的。特别是和當地的一些礦主和地主打交道時,隻有懂得西班牙語才能和他們溝通。如果語言不通,這是一大障礙,交流不通就會感到很多事情很難處理。歸納起來就會感覺這裡的生意不好做,這是其中的一個原因。

原來說墨西哥這邊辦事效率低,有的事要給好處費。但實際上墨西哥的投資環境還是比較好的,辦事效率還是比較高的。現在辦理一些事務,像采礦權都有明确的時間規定,在這個規定時間内必須辦出來。但就像剛才我講的,如果語言不通就無從下手,就覺得事事難辦。

 

編輯:Ike Cheung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3-2018     www.theGlobalMin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環球礦業網所載文章、觀點和數據僅供參考,使用前務請仔細閱讀本網之法律聲明,風險自負。